蝶宫灵雨

洪荒魔道录

第51章:巫族惩戒了因果

  “我们从未得罪过巫族,你们凭什么这么做?我们金家也是有天君的!”一个金家族人大着胆子开口。

  “天君?”玄冥神情高傲,面色不屑:“一个小小天君算的了什么?以为我巫族会怕他不成?”

  “我儿长琴,下凡历劫,化身金光瑶,这个人你们可熟悉?”巫族嗜杀,祝融身上的煞气更是慑人。

  人群中闻言有不少的抽气声,有的脸色苍白,有的头冒冷汗,有的更是牙齿打颤,瑟瑟发抖。

  “所有曾经欺辱过他的人,自己滚出来!”祝融声若雷霆,身形魁梧更显霸道。

  没有人动弹,或者说没有敢动,刚才的判决还历历在目,他们如何不惧?或许这些巫族拿不出证据,他们可不能自找死路,许多人在心中这样安慰自己。

  “玄冥!”祝融看向自己的妹妹,玄冥与后土皆擅长占卜,前尘因果在她的掐算下没有谁可以逃脱。

  “放心吧!五哥,谁都跑不了!”玄冥相当自信,如果是掐算未来,在没有后土姐姐的合作下,或许还会有所误差,可是过去发生的事,绝不可能瞒过她的眼睛!

  无论太子长琴在做孟瑶时,还是在做金光瑶时,所有曾经得罪过他的人,在玄冥的指引下,全部被巫族人给揪了出来。

  这些人中有死后被判刑的,也有什么事都没有的,更有所谓的天君家属。

  “所有死后被判刑的,我会让你们在有限的生命里好好‘享受’一番,滕芪,九黎,把他们都收押起来,等我巫族的万兽天牢建好后,再好好招待他们!”祝融恨声道。

  他的孩子,自幼被他们兄弟姐妹们捧在手心里,舍不得让他受半点儿委屈,可这些人竟然将长琴踩在脚底,贬入尘埃,祝融怎能不恨?

  “你们巫族私自行刑不怕被圣人惩罚吗?我们才是混元大陆上的人,你们不过是外来者,天道不会让你们这样放肆的!”一个人在巫族看守者的虎视眈眈下大着胆子大吼,反正左右都逃脱不了,还不如拼死一试!

  “善恶到头终有报,尔等与巫族之间的私事与天道何干?”一道威严的声音在所有人耳边炸响,让他们瞬间失去了所有希望,正是通天教主。

  这些刚刚还心存侥幸的人瘫软在地,哭诉声、求饶声不绝于耳,让众多巫族在不屑的同时也更加恨了,就是这些肮脏东西辱没了他们巫族太子!

  金夫人倒是依然身形挺拔,不卑不亢,即使被强迫的跪在地上,依然傲气如初。祝融再怎么愤怒也不好为难一个女流之辈,不过玄冥可就没有这个顾虑了,在全天下人的面前几个巴掌就将金夫人打的傲气全无,状如疯妇。

  “辱我侄儿,肆意打骂,金麟台上你可真威风!”玄冥用脚踩着金夫人的后背,声音冷漠而高傲,仿若高高在上的九天玄女在睥睨着尘世之中的蝼蚁们。“起来呀!装什么死?”

  “要打要杀,悉听尊便!”金夫人面如死灰,从未受过此等侮辱的她已经没有了活下去的念头,同时,她也更恨金光善了,若不是因为他,她又怎会遭受这种屈辱?

  “我怎么会杀了你呢?”玄冥轻笑一声,“再怎么说你儿子都是天君,儿媳更是六界公主,这个面子也是要给的。不过,你身边这两个为虎作伥的下贱东西就没有活着的必要了,拖下去!”玄冥一声令下,金夫人身边的两个心腹婢女像死狗一样的被拖走。

  两个人自知没有了活路,想自尽,被玄冥冷笑着阻止,在没有折磨够她们之前,死可就太便宜她们了!就是死后她们的魂魄也别想好过!

  聂家交给了祝融处理,几脚把聂明玦踹出去,让人根本没有回手的余地,“连自己的道侣都护不住,简直就是个废物!”祝融看聂明玦很不顺眼。

  一股腥甜从喉间涌出,被聂明玦强压下去,以刀拄地,从地上站起来,拒绝了弟弟的搀扶,脚步坚定的走到祝融面前,“没有护住阿瑶,是我之错,请您责罚!”他和阿瑶之间还有没有未来主要看祝融的态度,阿瑶内心深处本就渴望亲情,若非金光善的所作所为太过分,阿瑶也不会对他视若旁人。

  祝融浑身的杀气一滞,内心突然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,他的儿子他了解,长琴是真的喜欢这个人族,要不然也不会闷闷不乐许久,直到知晓能回来时才重新高兴起来。

  要是这个人族死不悔改,或者认错态度差些,他还能有理由继续教训一番,就当调教未来‘儿媳妇’了!没错,祝融坚持认为自己儿子是主导的那个。

  十二祖巫自出生就待在一起,帝江非常了解这个弟弟,看到祝融左右为难,他自然挺身而出,将事情揽过来,“所有死后判刑入地狱之人,在活着时全部扔到万兽天牢,以偿还我巫族因果,其他的人无论生前还是死后,都由我巫族来惩治,至于聂明玦,带走!”

  巫族驻地在魔界、人间与冥界的交汇处,此地名为九幽,异兽横行,极为危险,不过却很适合巫族居住。因为巫族生性彪悍嗜战,这里的环境可以保证他们拥有充足的战斗,不至于失了血性。

  帝江带着族人和他们手上的‘犯人’离开了,临走之前,玄冥给金夫人传音,“你可别就这么死了!不然你的儿子也别想好过,我说到做到!”这是玄冥的警告,也是她的惩罚,她(玄冥)要让她(金夫人)永生永世都活在屈辱之中,备受煎熬。

  女为母则强,金夫人此生的软肋就是这个儿子,为了儿子,即使明知道玄冥的目的,她也不得不咬牙忍下来。就算活的屈辱,她也不能让子轩收到半点儿伤害。

  至于今天的事,有巫族震慑在前,相信也没有人敢乱传,金家的人她会敲打,她受辱之事,绝不会传进子轩的耳中……


评论(22)

热度(39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