蝶宫灵雨

洪荒魔道录

第50章:加封与惩治(完)

  蓝家的人安安静静的站出来,除了青蘅君夫妻,其他人看着蓝启仁的眼神都或多或少的带着几分埋怨:人家魔祖料理江家关你什么事?现在好了,不仅连累自身,还祸及家族!

  “蓝氏家族蓝启仁,数次以下犯上折辱历劫圣人,迂腐死板,死不悔改,今另其受千世轮回之苦,世世命主孤煞,寡亲缘情缘,遭受误解不得辩,众叛亲离,尸骨无存,不得好死!无念,这个批命可得好好安排,务必给他至尊‘享受’!”

  “谨遵魔祖法旨,无念定会严格执行,秉公处理!”言下之意,就是无论任何人来‘请求’,他也绝不会徇‘私’枉法。

  “蓝曦臣,你不必开口!”罗睺挥手将其禁锢,“本座能抽取无当的情丝,自然也能将蓝忘机的情丝抽取。况且这也只是一个小小的惩戒,蓝启仁道途并未断绝,千世过后依然可登仙路,你若给他求情,那么本座就斩断他的前路,你的天君之位也别想坐了,蓝家就此毁灭!”

  “曦臣,不必多言!一人做事一人当,我蓝启仁还没到靠小辈儿来保命的地步,魔祖法旨,我自当领命!”蓝启仁很平静,无怨亦无恨,他在认真反思自己的过往行事和对魏无羡的偏见,或许这次惩罚对他来说也是一件好事,未知全貌,不予置评,这个家训他自幼熟读,可是否真正做到了呢?

  “蓝家所有参与乱葬岗围剿之人,死后入十八层地狱服刑千年,方可再入仙途。”

  “谨遵魔祖法旨!”蓝家子弟松了一口气,这个惩戒算是很轻了。

  “聂家的人出来吧!”

  以聂明玦为首,聂家众人大步上前,他们不是不担心自己接下来的命运,只是有些事再怎么害怕也无用,还不如放开接受。

  “聂明玦,你除了曾参与乱葬岗以外,倒也没有其他错误,那就和紫蕴天君一样,在地狱服刑千年罢,聂家参与乱葬岗围剿的其他人同样如此。”

  “谨遵魔祖法旨。”聂明玦并不在意,冒犯天威,自然要付出代价,更别说圣人更是凌驾于天之上,若是轻易饶恕,日后谁还会对天地心存敬畏?

  “金家的人,都给本座跪下!”罗睺越是生气,脸上的笑也就越灿烂。

  随着他一声令下,金家人全部跪地,与此同时,有几个死去的人同样出现了,只是他们是以魂魄的状态现身,其中就有金光善与金子勋等人。

  “金光善。”

  “小……小人叩见魔……魔祖。”金光善整个魂都在颤抖。

  “觊觎阴虎符、设计穷奇道、血洗不夜天、围剿乱葬岗,你倒是挺有本事啊!”

  “小人知罪!小人知罪!求魔祖饶命!魔祖饶命!”金光善不停的磕头,就连与无当圣人有关的江家都被惩罚的如此之惨,他这个罪魁祸首还不知道会是个什么下场。

  罗睺任他做为,转头看向那个金子勋,正在使劲低头极力缩小自己的存在感,生怕被人注意到,那张惨白的脸上布满了极致的恐惧。

  “金子勋——”罗睺的声音很好听,可在金子勋的耳中却不亚于厉鬼的呼唤。

  他哆哆嗦嗦的想说些什么,可是喉咙里却像是被东西给哽住一样,什么话都说不出来。

  “百凤山和穷奇道你可真是足够威风!仗势欺人的感觉是不是很不错?”

  金子勋跪在地上和他叔父金光善一样不住的磕头,什么都不敢说。

  这个窝囊样子让罗睺觉得很没意思,也没兴趣再和他们浪费时间,“所有与金光善为伍,阴谋构陷吾子无当之人,全部打入十八层地狱,永世不得超生,直至魂飞魄散!至于金家其他参与穷奇道截杀和围剿乱葬岗的人,死后在十八层地狱服刑十万年,轮回千世,永断道途。”

  没有人敢求情,唯一一个肯求情的金子轩确被他母亲给打晕了,金夫人可不想断了儿子的通天之路,至于那个金光善,是死是活早就和她没有关系了。

  “此世修真界所有曾参与不夜天和乱葬岗围剿的人,死后全部打入地狱十万年,永绝仙缘。”

  无念在生死簿上奋笔疾书,越写越开心,爷爷的判决他非常满意,所有敢侮辱爹爹的人都该死,不,应该是让他们生不如死!

  “温若寒。”

  “拜见魔祖!”

  “温家众人的判罚本座交给你了,应该怎么做你可要仔细斟酌才是。”罗睺看着温若寒,慢悠悠的说道。

  “是!魔祖,定不会让您失望。”温若寒认真的回答,他本就是个枭雄一般的角色,对自己狠,对别人只会更狠!

  “原温氏家族之人温旭、温晁、温逐流、王灵娇……尽皆打入十八层地狱服刑,永世不得超生,直至魂飞魄散!……(不想起名)等温家子弟打入十八层地狱百万年,且生生世世沦为牲畜,永断道途。”这些人都是对无当含光二位圣人曾经不敬的,其他温家人他故意隐下不提,想给自己保存几分实力,魔祖并没有什么反应,看来是默认了他的作为。

  “最后,还有常家的人。侮辱戏弄本座徒儿,断其小指,所有常家子孙即刻打入无间炼狱,红莲业火焚身,直至魂飞魄散。”

  罗睺离开了,带着他的道侣鸿钧,给混元大陆留下了一个永远的传说。

  之后得到加封的众位帝君仙君们也随同诸圣前往各界,只剩下巫族众巫和此界人族。

  事情落幕,众人本欲各自离开,没想到巫族却突然发难,“都给我等等!”祝融一身准圣气势全力爆发,将在场所有人压倒在地,喉间充斥着一股腥甜味道。

  “请问这位上仙有何事吩咐我等?”说话的是青蘅君,也是在场唯一一个敢开口的。

  “蓝家和江家的人可以走了!马上离开!”洪荒以实力为尊,祝融此举已是给了无当(魏无羡)和蓝忘机的面子了。

  青蘅君还想再说什么,却被巫族人强硬的‘护送’他和族人及江家之人离开,其他人慑于其威,都乖乖跟着不敢有任何动作。

  “圣心公主,你为什么还在这儿?”玄冥祖巫看向江厌离。

  “我是金家媳妇,同样是金家人。”

  “巫苌,将圣心公主极其子女打晕带走!”祝融直接吩咐一个女性巫族。以为凭借自己的身份就能阻止他们?也太小看他们十二祖巫和巫族了!


评论(33)

热度(398)